时尚
时装奢华明星婚嫁手袋鞋履
美容
化妆护肤美妆中心发型评测医学美容
美体
瘦身健康家居情感美食亲子
互动
论坛专题魔发镜试用达人魔妆镜

靳羽西再次踏上旅程

        20年前,一袭童花头的靳羽西通过电视镜头,让无数中国人看到了国门外的精彩世界;20年后,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化妆品品牌出售后,靳羽西再次踏上“看世界”的旅程。

        羽西从化妆品老板转变成系列专题片《羽西看世界》的主持人和独立制片人。“看”了又“看”,是羽西执著于初衷的选择,也是一个商界女性经营事业的独特视角。

        “过程固然很辛苦,但节目肯定会有理想的回报。看世界永远不会过时。”羽西的言语中是难以掩饰的兴奋。

        弃商从“荧”

        人们把这位商界女强人在传媒领域的复出看作是“收复失地”。

        1986年,她在中央电视台制作并主持了电视系列片《世界各地》,她也因此成为中国乃至全球家喻户晓的人物;她制作的专题片《中国的墙与桥》,获得了美国电视界的最高荣誉———艾美奖。

        如今,羽西更可以轻松地把全球顶尖名人请来自己的节目。他们可能是法国国宝级影后凯瑟琳·德纳芙、超级名模纳奥米·坎贝尔、拉丁歌王胡利奥以及约旦王后等等。“这些都是我的朋友。他们的话匣子可不是对每个人都敞开的。”羽西反复强调着,“我们的交谈并不那么严肃。我希望能在他们很放松的状态下,通过一问一答的方式,把他们人生中有价值的东西展现在镜头前。”

        当年告别电视走入商场,而今又弃商从“荧”,是否因为在电视人和企业家之间,更钟情前者?面对《每日经济新闻》的疑问,经过多年商场历练的羽西笑了笑说,在化妆品品牌被收购后,本可安心等待集团分红,但带领观众继续看世界的念头始终缠绕着她。

        “退堂鼓”只打3秒钟

        尽管羽西拥有丰富的业内资源,但作为扮演着节目组若干角色的独立制片人,操办这档人物访谈节目还是面临许多新挑战。也正因为节目的卖点是名人,这让整个节目组承担了同类节目没有的压力。

        第一辑共52期的节目,她和工作人员花了18个月的时间。约时间,找场地,想选题,计划变动是常有的事。“有些名人对在公众前的形象非常挑剔,会要求提前看片,不满意的话,必须重新拍摄。”说到诸般困难,羽西还是一贯的率性。

        同时,为了这些“不随便聊天的名人”,羽西也付出了不菲的制作费。“6500美元买背景音乐的版权;300美元买一张月光女神童年照片;就连在我美国家里的钢琴旁拍的照片都要向我收钱。”羽西罗列着曾经让她“心疼”不已的账单。

        但至于节目究竟有多贵,羽西不肯具体透露总投入。她表示,肯定比国内的同类节目多几百倍。“我从来没考虑通过做电视节目赚大钱。当年为央视做节目,对于我,付出远大于所得。”

        有时,面对一些意想不到的挫败,羽西也忍不住埋怨自己:“嘿,你在做什么,有必要让自己那么辛苦吗?”

        但通常在3秒钟之后,这个念头就会消失,羽西又会马上召集人马开会、讨论、修改节目。

        “如果你不热爱,根本就不应该去做,即便做了也做不好,做不长久。人生中,挫折总是难免的,有些人容易打退堂鼓就是因为没有激情支持。”

        问自己4个问题

        名人经济时代,稍露头角就趁势为商家叫卖的例子屡见不鲜。羽西的想法却不同。

        虽然在很多秀场和派对上,都能看到羽西的红色身影,但她对出现自己名字的场合和物品非常慎重。“‘羽西’变成了一个品牌,我就像养育孩子一样,精心呵护着它。”

        “很多人找我谈合作,小到内衣裤,大到具体项目。但对品牌形象不利的,即使能赚再多钱,我也绝对不同意使用我的名字。”

        作决定前,羽西通常会问自己4个问题:第一,有没有特别的才华去做这件事?第二,有没有热情?第三,做了这件事,对别人会不会有好处?第四,对中国的发展有没有好处?

        不过,在品牌维护方面,羽西仍然会很无奈。言谈中,她拿出一大袋搜罗来的冒牌货,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连女性卫生用品上都有我的名字,我都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倘若不是有市场号召力的品牌,谁又愿意冒名呢?羽西只好自嘲道,或许从这个角度来说,她应该高兴才是。

        对于至今扮演过的所有角色———妻子、电视人、企业家、社会活动家以及作家,羽西给每一个都打100分。

        卖豪宅与制作节目无关

        近日,美国《纽约时报》报道,羽西正在拍卖其在纽约的房产,《每日经济新闻》当面向羽西求证,核实了这一消息。

        羽西在纽约SuttonSquare的房产地处市中心,著名建筑大师和美国驻联合国前官员等为左邻右舍。

        原先只有6号一处,今年夏天她又买下了隔壁的8号和12号两座房子。三座房子可打通,面积为2000平方英尺。

        羽西本打算今后搬入新买入的房子,将以前的6号出售。但最近,她突然决定将拥有的三套房子全部出售,委托售价为4200万美元。

        现在,羽西在上海的公寓,面积不及美国的1/10。但羽西怡然自得。她可以好几天不出门,在家里完成一切想要做的事。至于为什么要卖掉美国的房子,她只轻描淡写地说,房子太大了,用不上,而且又很少时间呆在纽约。

        一边是制作大手笔大投入的节目,一边又传来卖房的消息,很难不让人产生联想。

        羽西对此并没有急于解释,“那些钱对节目制作来说,数额太小了。”

        羽西说她今后将全面投身文化产业。目前她认为时机还不成熟,不便透露。《每日经济新闻》了解到的情况是,羽西正在筹划一本有羽西品牌的《生活》杂志,不知道羽西又将带领读者看怎样的世界。


提示:支持键盘“← →”键翻页
网友关注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