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
时装奢华明星婚嫁手袋鞋履
美容
化妆护肤美妆中心发型评测医学美容
美体
瘦身健康家居情感美食亲子
互动
论坛专题魔发镜试用达人魔妆镜

柔婷美容店涉嫌诈骗

        

         满大街的柔婷美容美体连锁店 (以下简称“柔婷店”)都怎么了?怎么在一年之内从上海滩上渐渐消失了呢?而柔婷店里的那些买了长期美容卡的消费者已经急得满头大汗: “我们的好几万元钱还没消费完,眼看着都要打水漂了,谁来为我们讨回钱呀?”

 柔婷美容店涉嫌诈骗


 柔婷美容店涉嫌诈骗


          于是,一场消费者围剿 “柔婷”的战役打响了。 17名愿意拿起法律武器的受害者陆续将商家推上了被告席。消费者已经赢了前面9场官司,涉案金额高达34万元。在法律面前,商家最终乖乖地吐出了已经入了口袋的钱。目前,还有8名消费者的涉案总金额达26万余元的维权战斗仍在进行中,且已经开庭审理,消费者们正等待着法律公正的判决。 


        表面上看,这些看似普通的民事合同纠纷案没有什么特殊性,但商家是如何侵害了这么多消费者的合法权益的呢?本报记者展开了全面的调查后发现,仅这17起案件的涉案金额为60多万元!而商家是用 “左手捞了转移到右手”的手段,不断开店、关店来侵害消费者,达到敛财的目的。法律专家指出:商家的行为可能涉嫌合同诈骗罪。 


        事件回放 


        满城皆开“柔婷”之花缘何花开不结果? 


        作为 “柔婷”的众多受害者的代理律师王展,近日接受了本报的采访。一大包沉甸甸的调查材料重重地压在记者的办公桌上,王展律师指着这大包资料说: “这些从行政部门调查到的商家的资料,仅调查用的费用就已经1000多元。”随着王展的讲述,不一会儿,光是律师从行政部门调查到的统计数据就铺满了桌面。从一叠表格中记者看到,满眼的两个法人代表的名字就是马卫周、魏鹏。 


        马、魏二人名下有“上海柔婷化妆品有限公司”和 “上海艾婷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涉案美容店的公司)。这些公司在全市各地都设有分公司及美容院,这些公司和店面的总数达29家之多!这些公司和店面旗下的美容院,分别挂着 “柔婷美容美体连锁店”、 “容姿美容美发店”和 “雨夕美容护肤院”的名字。记者注意到,此次被告上法庭的 “柔婷店”中, 7名受害者状告的祁连店,甚至都不具备开设美容院的合法资质。 


        这些美容店从市中心开到郊区乡镇,遍布全市各个地区街道,可谓满城撒网、到处开花。然而,满大街的 “柔婷”却只开花不结果,开店不到一年时间,统统 “习惯性流产”。而这些店的长期卡消费者,都因关店而被迫转店。 


        消费者揭下来的两张美容店门口的告示放在了记者面前,那是位于宝山区锦秋路 695弄 64号的“柔婷店”于2007年10月11、 13日张贴的告示,上面写着 “亲爱的顾客:因本店内部调整,暂时停止营业,请本店老顾客到祁连店,继续接受服务,给您造成的不便,敬请谅解!注:祁连店地址:聚丰园路 188弄 166号,电话:56131135”,落款是 “柔婷锦秋店”。 


        然而,记者从工商行政部门调查到的资料显示,祁连店早在同年9月14日已经正式注销了!让顾客到一家早已经注销的门店“接受服务”,难怪消费者怒斥商家 “简直就是欺诈!” 
记者调查 


        左手开单右手收钱 损失究竟谁买单? 


        受害者余女士是 “柔婷锦秋店”的顾客,她花了36400元,陆续从店内购买了6个项目的长期美容卡。 


        她提供的一张银行卡对账单引起了记者的注意,账单上显示余女士于2007年6月2日从卡上支付了4800元购卡,但钱却刷到了另外一家 “容姿美容”的机构。 


        同年10月11日,锦秋店关闭后,她同样被转到了祁连店。于是,余女士于同年11月16日到法院状告 “上海艾婷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卡是锦秋店卖的,但钱却是另一家公司收的,余女士要告哪家才能讨回这笔损失呢?这官司看来难打。不过庭审那天,因为被告 “上海艾婷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经法院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出庭应诉,亦未提供相应的证据,所以,这个难题当时未解。 


        今年2月13日,卢湾区人民法院判决被告“上海艾婷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解除和余女士订立的开背、眼部湿炙、三温暖、肾保养、足疗及玫瑰共计6项长期美容服务合同;返还原告余女士人民币36400元并承担案件受理费。 


        官司是赢了,但余女士也为这场官司承担了诉讼保全费384元。 


        “柔婷”“艾婷”千丝万缕 千头万绪错综复杂 


        萧女士等8位消费者的维权之战中,除一位是“锦秋店”的消费者外,其余7位均是祁连店的消费者。他们告的不仅是开设美容店的 “上海艾婷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艾婷”),还有 “上海柔婷化妆品有限公司”。 


        然而,这两家彼此独立的经营实体,为何会“艾婷”旗下的 “柔婷店”关门,而 “上海柔婷化妆品有限公司”来为其买单? “艾婷”与 “上海柔婷化妆品有限公司”,两者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千丝万缕错综复杂的关系呢? 


        在庭审中, “上海柔婷化妆品有限公司”以消费者对诉讼主体认定不清为由进行了答辩。他们辩称: “艾婷”和 “上海艾婷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是两个分别具有独立法人经营资格的主体,双方并不存在任何法律上的连带责任,原告将诉讼的主体牵连 “上海柔婷化妆品有限公司”,是无任何实际证据支持的。 


        然而,王展律师并不这样认为。 


        他说: “这8名消费者中,有的人就和余女士一样同样遭遇商家的 ‘左手开单右手收钱’情况,即卡是 ‘上海艾婷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名下的‘柔婷店’卖出来的,钱却进了 ‘上海柔婷化妆品有限公司’的口袋,因此我们才将 ‘上海柔婷化妆品有限公司’也推上了被告席。所以,表面上看似错综复杂的关系,其实说白了,也就是 ‘连裆模子’的合作伙伴共同的‘作业’罢了!” 


        王展律师还向记者出示了一张从工商行政管理局调查得来的 “申请报告”。 


        该报告是由 “艾婷”的法人代表马卫周作为投资方,向该工商局提出出资设立 “上海雨夕美容护肤院”的名称预登记申请。该申请上写着 “根据上海柔婷化妆品公司业务发展需要,授权本人在打浦路603号农工商超市1楼开设美容院。”的字样。 


        王展律师对记者说:“这个资料与正在诉讼的案件没有关系,但从该资料上可以看出,涉案被告开设的 ‘柔婷店’虽然已经在上海销声匿迹了,但‘柔婷店’的老板在上海还有 ‘上海雨夕美容护肤院’和 ‘上海容姿美容美发店’,这些其实都是马、魏二人名下的美容店。” 
专家说法 


        行为涉嫌合同诈骗行政民事共同追究 


        “柔婷”与 “艾婷”这种 “连裆模子”的做法,除了让消费者遭殃之外,还坑害了谁? 


        华东政法大学刑法学教授沈亮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商家的行为不论是属于商业欺诈行为还是构成商业诈骗行为,总之已经涉嫌合同诈骗。从有关部门的规章中可以看出,经营者在向消费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中骗取预付款的行为,被定性为 “欺诈消费者”。 


        对商业欺诈行为,我国现在通常通过行政处罚或者民事责任追究等方法予以处置。 


        沈教授分析说,我国 《刑法》中,并没有 “商业诈骗罪”的罪名,但是在商业活动中存在着商业诈骗犯罪活动却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刑法》对于达到犯罪并应当处以刑罚的行为有明确的规定。这些规定应当予以刑罚处罚的行为,同商业欺诈行为存在着罪与非罪的有机衔接,且在内容和形式上都比较明显。而案件所涉及的情形属于典型的利用 “合同”手段,虚构事实,大量获取消费者消费卡储费余额钱款的行为。 


        沈亮强调,商家是否涉嫌诈骗类犯罪,关键在于消费者购买消费卡时,商家是否以骗取钱财为目的。如果是为了骗取更大数额的财物,在没有合法资质的情况下,以先履行部分义务作为诱饵,在取得对方充分信任后,骗取他人财物;或者行为人只履行部分合同义务,事中对后面应该履行的部分采取无视追讨、携款逃逸、躲避隐匿等行为,就可以判定行为人具有诈骗故意。 


        沈亮说,如果数额较大,符合犯罪构成的全部要件时,可按合同诈骗罪论处。

提示:支持键盘“← →”键翻页
网友关注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