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
时装奢华明星婚嫁手袋鞋履
美容
化妆护肤美妆中心发型评测医学美容
美体
瘦身健康家居情感美食亲子
互动
论坛专题魔发镜试用达人魔妆镜

美容美发业办卡圈钱的黑幕

        用低折扣吸引顾客办卡后关门盘店 接盘者随意提高价格复制经营模式继续圈钱

        调查·实录


        这几天,总有一群一群的消费者聚集在新开张的“震轩”美容美发店门口,要求讨说法。


        一个多月前,位于浙江省杭州市朝晖路143号的“爱情之都”美容美发店突然停业装修。现在总算开张了,但店名却换成了“震轩”,老板也不再是同一人。


        从“爱情之都”停业到“震轩”开张这一个多月来,许多消费者密切注视着这家美容美发店的一举一动。因为此前他们花了500元到5000元不等的钱在“爱情之都”办了不同折扣的“VIP”消费卡,截至该店“停业装修”,这些卡中或多或少都还有部分钱款没有消费。


        “震轩”开业那天,他们当中的一些人找到接任的老板,老板承认这些卡可以继续消费,但消费价格却比原来高了一倍多,而且有可能随时被叫停使用。有人提出退卡,也被新店拒绝。


        消费者变成“砧上之肉”


        邱婕辛是杭州高新区的一家软件公司的高管,属于典型的都市白领。800多元钱对于她来说微不足道,但这几天,就是这点钱让她觉得有一种“吃了苍蝇”般的感觉。


        邱婕辛的这种“感觉”就来自“爱情之都”美容美发卡,这张卡是她一年前花了2000元办的,店家承诺凭此卡可以享受5折优惠。


        一个多月前,她发现原本生意红火的“爱情之都”突然关门了,理由是“由于店内锅炉坏了,为了给消费者提供更为良好的服务环境,本店决定停业装修”。


        几天前,新店总算开业了,邱婕辛却发现一切都变了。“对于我来讲,最大的变化是价格被提高了一倍多,原本‘洗剪吹’每次是25元,现在被提到了60元。虽然新老板承诺原来的美容美发卡能继续使用,但他们可以随时叫停。”邱婕辛说。


        邱婕辛觉得她办卡的时候虽然没有签订书面合同,但对价格、折扣、使用期限等重要条款双方都是有过相关约定的。现在虽然换了老板,但剩余款项必须按原约定消费,否则就属于商家欺诈消费者了。


        “震轩”店的负责人胡涛承认,像邱婕辛这样在“爱情之都”办了消费卡的有1800多人,截至他们接手,还有近30万元尾款未消费。他们从“爱情之都”无偿接盘了这些卡,并由他们负责把这些卡消费掉。


        但“震轩”规定,这些卡不得退卡,顾客要么按照新规定的价格和期限进行消费,要么把余额换存到“震轩”的新卡上,同时必须充值一部分消费款。


        “震轩”的新规定,让很多原“爱情之都”的消费者难以接受,他们纷纷聚集在店门口要求讨个说法。


        原“爱情之都”的消费者彦仲画把自己比喻成了“砧上之肉”。他说:“当时就是图便宜办了卡,可钱一交,就发现自己没有任何主动权了,美发店爱怎么骗你就怎么骗你。”


        业内人士曝圈钱黑幕


        消费者激烈的反映,引起记者的关注,为弄清事情的真相,记者辗转找到了曾在“爱情之都”工作过的阿灿,详细了解了“爱情之都”的经营全过程。


        “爱情之都”的前身是“全尚秀”美容美发店,也是一家办卡消费的美发店。2006年10月,“爱情之都”从“全尚秀”那里无偿继承了6.8万元顾客未消费的尾款,重新装修开店。紧接着,“爱情之都”大大压低价格和折扣,吸引顾客办卡消费。同时又以给员工回扣的方式,让员工竭尽全力动员顾客办卡,办卡数一度冲破1800人之多。


        阿灿最初是“全尚秀”的员工,后来成了“爱情之都”的管理人员,在“震轩”接盘后,阿灿才跳槽出来。


        “‘爱情之都’办卡价格可能是整条街最便宜的,的确吸引了很多顾客,人气一下就凝聚起来了,也收进了很多钱,但那时我们就没看好,认为很快会关门的。”阿灿说。


        今年5月初,“爱情之都”在经营了一年零七个月后,老板将店面盘给了“震轩”,无偿留下近30万元的未消费余款。震轩为了加快这些债务的消化速度,把单价提高了一倍多,并要求顾客抓紧消费完。


        阿灿说:“很多人会认为‘爱情之都’老板那种低价运转肯定无利可图,实际上,老板赚了不少钱。其中一部分是平时的盈利,还有就是依靠对员工的盘剥、推销美容美发产品和附属服务获取不菲利润,另外一部分就是卷了顾客那些没有消费完的钱。”


        他说,当“爱情之都”老板发现无法进一步吸纳顾客办卡后,就想尽办法将门店转让给别人,那些未消费的债务也被无偿地“一脚踢给”接盘者,自己则大玩“金蝉脱壳”。


        低折诱惑陷阱不止一个


        在杭州市朝晖路两侧短短几百米之内,光美容美发店就有十余家。那么,这些美容美发店又是怎样经营的呢?


        “永琪”美容美发店与新开的“震轩”店仅有百米之遥,经营模式也是以吸引顾客办卡消费为主。


        记者在“永祺”的办卡价目表上看到,顾客一次性充值500元可以享受7折优惠,充值1000元享受6折,充值2000元享受4.5折,一次性充值5000元则享受3折优惠。


        当记者问起能否签订服务合同时,店长拿出一份表格,内容是顾客信息和消费须知,仅为存档之用。“所有美容美发店办卡都不签合同,就填这么一份表格。”店主告诉记者。


        “那么,今后万一你们店关门了,或者发生纠纷怎么办?”


        “我们在杭州有40多家连锁店,总不会所有店都关门的,你可以在我们任何门店消费,放心好了,不会有纠纷的。”


        “那‘爱情之都’不是关门了吗?”


        “我们规模大,江浙沪三地我们有400多家门店,我们可以最大限度保证消费者的权益。”


        阿仁是一名美发师,出道以来在很多店里工作过。他向记者透露:“消费者手中永远只有一张卡,所有消费资料和数据都在美容美发店的那台电脑里,一旦这些资料被删除,消费者没有任何凭证和依据去和美容美发店打官司。”


        阿仁说:“美发店就是想告诉你,洗头剪发不办卡的价格肯定最贵,办了卡就最便宜了,这样就迫使你不得不办卡。办卡消费对于美容美发店来说,有两大好处,一是可以吸纳固定客源,二是提前吸存资金。”


        据记者调查了解,不仅朝晖路这十家店运作模式几乎相同,现在杭州街头的几千家美容美发店,几乎都在推行办卡消费。


        连锁店也靠卖卡发财


        据业内人士说,他们都公认,上海文峰美容美发连锁集团是“低价打折办卡”营销模式的鼻祖。此后,该集团的一些高管或工作人员跳出“文峰”,在上海、嘉兴、杭州等地相继开出了“永琪”、“震轩”、“爱情之都”等美容美发连锁机构,并复制了“文峰”的经营模式。近几年,这一模式被无限制的复制,就连一些规模极小的美发店也趋之若鹜。


        跟“爱情之都”这样小规模的连锁店玩“金蝉脱壳”伎俩不同的是,像“永琪”这样稍具规模的连锁机构,则利用不断在各地开办连锁店的方式,把顾客的钱圈进来。


        阿权曾是上海一家知名美容美发连锁机构的财务总监,后来,他到了杭州发展。他告诉记者,连锁机构每开办一家连锁店就会大肆卖卡吸纳资金,大部分“卖卡”所得被作为利润划走,留下极少部分作为运营费用。那些没有“卖卡”潜力的连锁店就会被终结。


        “另一方面,在开办连锁店的过程中,老板会拿出45%股份转让给新店的管理人员和员工。但在办理股份转让手续时,老板会要求财务人员把投资额虚增一倍。这样一来,老板其实只出了5%的股金就能占有了55%的股份,同时又能捆绑住那些入股的管理人员和员工。”他说。


        就是通过这种模式,连锁机构以极其廉价的代价不断复制连锁店,不断吸纳顾客资金,而且把投资风险和经营风险转嫁给了小股东和顾客。


        阿权说,不论哪种模式,一个店面的终结,势必会侵犯消费者的权益,“爱情之都”的侵权行为不用说了,像“永琪”这样的大连锁机构一旦有门店关门,虽说消费卡可以到别的门店进行消费,但顾客必须绕远路了。而且说远一点,如果整个连锁机构资不抵债,申请破产的话,那消费者的债权就更不能保证了。


        (文中被访者均为化名)


        调查札记


        针对“低价办卡”经营模式,有消费者质疑,这很像变相的“非法集资”,公安部门是否应该监管和打击?


        下城区公安分局经侦大队副大队长余雷说:“这是一种充值消费行为,从构成要件上分析,尚构不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因此我们无力监管。但从消费者投诉来看,的确存在欺诈的成分,但基本属于民事范畴,主管部门是工商,或者可以通过法院起诉经营者。”


        消费者彦仲画在遭遇欺诈后,向杭州市下城区工商分局投诉了“爱情之都”的侵权行为。截至记者发稿时,文晖工商所的工作人员已出面调解,“震轩”承诺消费者可以按原“爱情之都”的约定继续使用消费卡。


        “从这几年我们接到的投诉来看,美容美发行业办卡消费带来的侵权行为有两种,一种是老板恶意卷款,针对小额卷款,我们将给予行政处罚,大额的我们就移交公安,作为涉嫌诈骗罪进行打击;另一种是一般的侵权纠纷,往往需要通过调解解决,但很多时候因找不到老板而无法维权。”下城区工商分局经侦大队大队长吕国威说。


        有消费者提出,事先监管总比事后打击更为有效,难道就没有部门对美容美发业进行监管吗?


        对此,吕国威说:“目前美容美发业的确缺乏监管,也没有相应的规章制度可循。加强事先监管首先必须有法可依,因此,地方立法部门和主管部门应该引起足够重视,制定相关规定和政策。”


        记者注意到,全国很多地方都成立了美容美发行业协会,但针对办卡消费引发的侵权问题,行业自律也基本是空白的。

提示:支持键盘“← →”键翻页
网友关注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