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
时装奢华明星婚嫁手袋鞋履
美容
化妆护肤美妆中心发型评测医学美容
美体
瘦身健康家居情感美食亲子
互动
论坛专题魔发镜试用达人魔妆镜

中国是否还站在世界针灸研究的前沿

       福尔斯莱斯教授在给患者做针灸治疗。编者按:如今,针灸这一古老的中医诊法,在许多西方人眼中从止痛良方变成了医学热门,它不仅能帮助人们治疗常见疾病、戒烟,甚至能攻克不孕症,战胜毒瘾。这种观念的变化使海外针灸业越来越红火。然而,针灸真的已在海外成为一种广泛被接受的治疗方法了吗?世界各地到底有多少针灸医师?他们都是中国人吗?中国是否还站在世界针灸研究的最前沿?

  针灸诊所很兴隆

  “两年前,他们还觉得针灸非常神奇,现在,他们已经把针灸当作生活的一部分了。”已在英国学习工作了两年的针灸大夫吴承红这样形容她的英国病人。吴大夫来自中国湖北,她的病人有的是来戒烟的,有的则来治疗皮肤病,还有患者来此治关节炎、痛风、更年期疾病和不孕症。年近60的英语教师苏珊是来诊所治高血压的,她每周来一次,已经坚持了9个月,高血压症状得到明显改善。吴大夫告诉记者,近10余年来英国的中医诊所迅速发展,到2003年就已有3000余家中医诊所,仅在伦敦地区就有300到350家。

  俄罗斯人对中医药一直缺乏全面了解,虽然针灸早已传入俄罗斯,但俄罗斯人对其疗效了解不多。1993年,中医师王世和被邀请到总统俱乐部为俄罗斯高层领导人担任保健医生,针灸在俄罗斯的处境得到了巨大改变。2002年,王世和中国医疗气功康复中心在莫斯科东北部正式成立。该诊所一楼是针灸、推拿、穴位按摩、妇科和美容室。目前,中心有4位中国医师和一位俄罗斯医师,他们在治疗颈椎病、腰椎间盘突出、脑中风后遗症、Ⅱ型糖尿病等疾病方面疗效显著。
  在美国,一般的针灸诊所都有两三位医生,三四个诊室。中国字画、文竹是诊所必不可少的点缀,若有若无的中国古典音乐让病人心情很放松。很多美国病人乐意接受针灸治疗。美国卫生部俄勒冈分部痛症管理委员会成员、中医博士艾尔诺德·福尔斯莱斯教授告诉记者,很多美国人生病后都有疼痛症状,在服用止痛药无效后,他们开始寻求针灸治疗。病人们认为中医的针灸在很多方面的疗效甚至超过了西医,而且针灸没有副作用,也不需要吃药。

  治疗疑难杂症靠针灸

  针灸除了治疗一些常见病外,还被用来治疗一些疑难杂症,而且常常取得奇迹般的效果。在英国,针灸还被用来帮助戒毒,不少患有不孕症、艾滋病或者丙肝的病人也来针灸诊所求助。

  在俄罗斯王世和大夫的诊所采访期间,记者遇到了一家能源公司年轻的项目经理玛丽亚·彼特洛娃。不久前,她被西医确诊患有甲状腺瘤,两个瘤子体积已经很大,威胁到了生命,必须要进行切除手术。一位斯洛伐克朋友把她介绍到王世和中国医疗气功康复中心来治疗。彼特洛娃告诉记者,最初她对中医并不确信,但一个半月的中医针灸结合穴位按摩的治疗使她的瘤子逐渐缩小,如今她的气色和精神状态都不错,她自己也感到很满意。

  在德国,一些病人由于西药或手术等治疗不理想,才把针灸作为最后的“希望”来尝试。采访中一位叫卡特琳的病人兴奋地对记者说:“我怀孕了!”她说自己曾尝试了各种办法,医生都告诉她怀孕的希望很渺茫。后来经朋友推荐她开始尝试针灸治疗,做“最后一搏”,没想到6个星期后她怀孕了。“我觉得针灸比上帝还伟大。”

  针灸被很多国家认可

  1971年在基辛格访华前,一名美国著名记者来华采访,突发阑尾炎。当他做完阑尾切除手术后,医生用针灸帮他止痛并促进胃肠功能的恢复。这位接受针灸治疗的记者回美以后在《纽约时报》上撰文讲述他的针灸体验,这使美国人认识了“神奇”的针灸。现在,在美国很多州,针灸被列为医疗保险项目,甚至在一些大医院还有常驻的中医针灸医生。
 
  黄翰祥在德国开中医诊所已经有十多个年头,在德国汉诺威市西郊有着自己的针灸诊所。黄翰祥说,越来越多的德国人开始认同针灸的治疗效果,现在他的诊所床位供不应求,需要提前预约才能就诊。记者从德国针灸协会获悉,全德国目前共有两万多名医生施行针灸,每6位执业医生中就有1人用针灸为患者治疗。经过6年的试点,今年初,德国首次承认中医针灸是正规疗法,法定医疗保险公司必须承担针灸治疗费用。
 
  胥洋医师在加拿大也有一家中医诊所,他说,加拿大人发现针灸这种无副作用,且能增强免疫系统活力的治疗方法后,无不大赞神奇。上个世纪70年代在多伦多很难找到中医,现在中医已经成了多伦多人就医时一个很重要的选择,多伦多的中医针灸师人数也已超过3500人。 据记者了解,针灸治疗费已被列入加拿大绝大部分的医疗保险之中。

  海外针灸教育和研究很兴旺

  英国,针灸已经发展了40余年,被民众广泛接受。20世纪80年代,英国开始兴办针灸学院,至今具有影响的针灸学院已有十余所。英国针灸学会职业针灸师约有2400人,中国针灸师只占其中的一小部分。英国针灸学会指出,过去5年,接受针灸治疗的人数显著增加。病人可以在获得全科医生的许可后,报销针灸治疗的费用。

  在美国,学习中医针灸还成为一股热潮。福尔斯莱斯教授在中国接受了从本科、研究生到博士生十多年的传统中医教育,对此他深有体会。祖籍比利时的福尔斯莱斯教授曾在比利时开中医诊所,每天的病人都排得满满的,有些还专门开车从德国、荷兰等附近的国家来找他看病。现在,福尔斯莱斯教授正在美国国立自然医学院教授中医,他班上的30多位研究生全是西方人,有的还是从英国远道而来的学生。这些学生不仅要学习西医和中医基础知识,还要学习拼音、古文和中国哲学。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在其所属医学研究机构中挑选了13家,每年向它们各投入100万美元用来设立主要研究针灸的重点项目,有数十名来自中国的学者参与其中。

  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常务副秘书长胡卫国博士告诉记者,德国近10年来每年派数百名医生和医学院的学生到中国进修针灸,并已成立德国医生来华学习针灸中医协会,还定期组织这些医生再次来华进修。根据德国针灸医师协会的资料显示,针灸在德国一些上层机构和主流医学中也在迅速渗透。

  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主席邓良月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针灸在世界范围内传播比较广泛,目前开展针灸治疗的国家和地区已达140多个;据保守估计,全世界大约有10万多名针灸师,其中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在46个国家有7万多名会员;针灸在全世界的发展进入了一个新阶段,针灸教育正进入各国的正规大学,各国政府也开始大规模资助针灸研究。
 
  针灸成为韩国医学?

  据胡卫国博士介绍,近年来,韩国、日本、法国、美国和德国等国在针灸领域都有显著发展,这使世界针灸学术领域再次呈现竞争局面,在针灸临床基础研究等方面,中国反而已处于弱势。在亚洲热播的《大长今》等电视连续剧虽然在弘扬针灸方面做出了贡献,但也给人们一种误导,即韩国人拥有针刺麻醉手术的发明权,并提高了韩国针灸在海外的声誉。一些外国针灸医生来华学习,却自称“没有可学的内容”,转到越南、韩国、日本去学习。

  同时,国内针灸治疗收费过低,一般为几元,最多几十元,而在美国一次针灸的收费一般在几十美元。这使很多中青年针灸医师最终选择了出国工作。

  邓良月主席说,由于语言、操作方法和沟通等方面的问题,国外同行对中国的针灸研究水平并不了解,大大影响了针灸在国外的普及和应用。此外,针灸还面临着如何规范教育的问题,例如,如何系统地提高针灸从业者的水平、使针灸更快地进入正规教育的课堂。“有些国家已把针灸教育引入大学课程,并设立了研究生教育,这点值得学习。”
    本报驻英国、俄罗斯、美国特约记者 赵燕灵 韩晓星 李 妮 本报驻加拿大、德国特约记者 孙飞宇 青 木 本报记者 孟祥麟 

提示:支持键盘“← →”键翻页
网友关注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