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
时装奢华明星婚嫁手袋鞋履
美容
化妆护肤美妆中心发型评测医学美容
美体
瘦身健康家居情感美食亲子
互动
论坛专题魔发镜试用达人魔妆镜

“一女二嫁”与重庆奥妮无关

    今年4月17日,立白以3100万的出价,在重庆联合产权交易所拍下了重庆奥妮化妆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奥妮)拥有的23个“奥妮”系列商标所有权,一心欲借“奥妮”品牌重圆“大日化”之梦。 

    可是,成功拍下“奥妮”商标的立白还没来得及举杯庆祝,马上惹来了奥妮集团(香港)有限公司(以下称香港奥妮)的一纸声明,称香港奥妮早在两年前就拥有奥妮系列商标在中国境内20年的独占使用权。

    虽然立白和香港奥妮双方都一再向记者表示绝不放弃“奥妮”商标的使用权,并将采取法律手段维权。但这个问题纠缠了数月之久,却一直只见唇枪舌剑,未见具体行动。 

    “一女二嫁”与重庆奥妮无关 

    关于这场商标“独占权”之争,根据香港奥妮提供的商标独占许可授权书上显示,早在2004年11月30日,重庆奥妮就已经和香港奥妮私下签订协议,将“奥妮”系列商标授权给香港奥妮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包括港、澳、台地区)使用。香港奥妮对“奥妮”系列商标的使用方式为独占,许可时间从2004年11月30日起,20年内有效——对于这一点,去年记者在与香港奥妮接触时也曾不止一次地听到黄家齐所提及。

    “既然2004年香港奥妮已经得到了商标使用的独占权,那么为什么又会出现商标的再次拍卖?为什么在公开拍卖时香港奥妮并无提出异议?如果商标使用权出现问题,他们肯定要负责任。而立白是真金白银地拿出了3100万购买商标的使用权,是这个事件中最具善意,最应该受到保护的。”立白集团总裁陈凯旋的质疑,其实也是很多人心中的疑问。从奥妮商标拍卖的消息传出来到香港奥妮向媒体发出声明,中间一共有两个月的时间,香港奥妮都在干什么?

    对此,香港奥妮有关方面的负责人首次向记者回应:2004年商标使用权的授权事项,重庆奥妮方面是非常清楚的,之所以出现把已授权的商标再次拍卖这种不合常理的事情,是因为重庆奥妮因无力清还负债,被债权人查封了奥妮商标,因此商标被法院进行了强制拍卖,拍卖商标的主体不是重庆奥妮,而是重庆法院。
    “而我们在得到商标拍卖的公开消息后,马上就告知了重庆法院本公司有此独占商标许可合同,但法院并没有予以理会。”该负责人表示。

    香港“奥妮”为何不急?

    再观察立白与香港奥妮的态度,亦显得非常微妙。当记者问起陈凯旋对“奥妮”商标使用权之争准备如何处理时,陈表示,立白有专门人员在处理商标纠纷。但他随即强调:“立白绝不会主动跟香港奥妮联系,即使对方提出谈判,也不一定会理会。我们将直接与相关政府部门沟通,相信政府部门会给我们一个公平的结果。”

    事实上,事情发生至今,立白的确一直按兵不动,不但没有与香港奥妮交涉,也没有要求重庆联合产权交易所退款。而香港奥妮只是表明自己的合法立场,并继续按原计划推动企业所用的“百年润发”、“西亚斯”等产品在市场的销售。其负责人明确表示,香港奥妮现在的确是在静观其变——“我们将一直等到新的所有权持有者(立白)合法持有奥妮商标的商标许可证,且双方产生纠纷后,才会真正对这个问题采取行动。”

    对比起立白,奥妮按兵不动的姿态更为明朗。既然双方都为“奥妮”的商标付出了金钱上的代价,为什么香港奥妮能如此沉得住气呢?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2004年,香港奥妮就已经合法获得“奥妮”等独占商标使用权,在支付相关使用费用后,香港奥妮投入巨资开发市场,并力所能及的再次聘用原来流散的原重庆奥妮市场人员,在这个基础上,奥妮旗下产品已经生产并在市场上销售了接近两年,即使在目前与立白“口水战”期间,这个商标的使用仍然符合法律效力。因此,香港奥妮与立白之争是一场战略之争,而不是目前的市场肉搏。所以,从目前来看,香港奥妮产品的销售与生产并没有受到影响。

    既然是这样,商标之争也就仅仅成为“拥有权”与“使用权”的争论,在立白从拍卖到“奥妮”系列商标到最终拥有该商标,还有一系列法律程序要走,而即使是最终获得商标拥有权,两者在使用权方面,还需要在法律的框架下进行协商,就此而言,一场围绕中国日化业的第一例“商标纠纷案”在唤醒企业对商标保护的同时,也再次从品牌价值层面,确立了“奥妮”这一具有开创全球日化化学系之外的“植物系”之价值!

提示:支持键盘“← →”键翻页
网友关注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