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
时装奢华明星婚嫁手袋鞋履
美容
化妆护肤美妆中心发型评测医学美容
美体
瘦身健康家居情感美食亲子
互动
论坛专题魔发镜试用达人魔妆镜

美容美发行业很大的发展空间

    “美容美发行业,继房地产、汽车、电子通讯及旅游行业后,已经成为第五大消费热点。而传媒业已经成为国家第四支柱产业。我们认为,这两者结合起来,经济总量是巨大的,有着很大的发展想象空间。”

  广州播客广告传播有限公司(播客传媒)执行总裁朱俊岗从“三千烦恼丝”中闻到了财富的诱人气息,做起了美容美发行业新媒体的生意,在里面铺设液晶电视,演绎了“分众”模式的美容美发版。

  分众传媒的副总裁稽海荣却没这么乐观,“分众对美容美发行业有所涉及,但只是作为楼宇电视这一核心以外的补充。”

  尽管如此,他的老板江南春似乎对于时尚产业的联播网情有独钟。在他的一次理发中,他发现,大多数女孩在剪发尤其是烫发时,要在店内停留数个小时。她的同伴在等待中更是无所事事。于是他开始大举进军这个领域。

  北京、上海、广州……一场美发厅的争夺战其实已经在这两家企业中以及各大城市上演。

  在这场争夺中,朱俊岗比较“专情”,一头扎进美发厅,从广州转战到北京,每天想的是美发、美发还是美发——尽管他忙得没有时间为自己的“秀发”进行一次彻底美化。

  但是,朱俊岗显然并不满足于和分众在广告领域的争夺,他从秀发中看到了一个更广阔的沃土。他从松散的美容美发行业中看到了整合的机会,一种类似携程的商业摸索和一系列线上线下的结合也正在酝酿之中。

  产业理解

  “户外电视广告,市场逐渐被细分了,根据不同的场所,有了公交、楼宇、医院、卖场、美容美发等诸多领域。”朱俊岗介绍说。

  由于行业新,不同的观点都在这个市场上碰撞。

  “什么样的终端决定了有什么样的受众。”朱俊岗表示,中高端美容美发机构主要集中在城市商业中心和高档住宅小区周围,中高端消费人群集中,具有高学历、高收入、高消费、高感度等许多相似特征,成为企业寻找的目标消费群体。“另一方面,其有效到达率高,根据我们的随机调查,到达率可以达到95%以上,因为在美容美发的时候还是比较无聊的,停驻时间比较长,消费者可以在心情放松的状态下欣赏节目和广告,此时对广告的抵触心理降到最低。”

  朱俊岗并不看好楼宇广告。“我们曾经自己做过一个调查,对楼宇广告的效果做了估算。电梯平均循环时间为三分钟,最多等待时间也即为三分钟。而看到5秒广告(最短的楼宇广告)的可能性是30%,广告播放是10分钟一循环,那么理想化状态下,等足三分钟的人占人数的70%,这样得到的数据是21%,同时能停留在广告5秒以上的则只有10%,最后整个比率就只有2.1%了。而在同一液晶广告屏上停留时间超过15秒的人群比例几乎为零,从这个比例来看,15秒以上的广告是不适合楼宇广告形式的。”朱俊岗认为楼宇广告碎片比较多,而且基本上都是广告,不仅会影响效果,严重的还会影响自己的品牌形象,使人厌烦。

  对于美容美发行业,朱俊岗认为消费时长时间等待的过程,带来的最好的效果是互动。“楼宇是不可能互动的。”有了互动后,可以做很多事情。比如利用手机短信进行的竞拍,延伸出去,通过做活动,搜集到手机信息,并进行一定的分析后,最后定点投放。

  稽海荣却认为,如果单独拿出来做,这个行业的容量太小了,效果也有差异。比如,去写字楼的频率可以达到每天一次,而到美容美发厅则通常只有一月一次。广告是需要重复播放的。

  对于户外液晶电视的定位,暂时以公交车、的士为发布平台的广州珠江移动城市电视策略部高级经理刘少杰认为,光有广告是不行的。随着社会的发展,需要一个固定的窗口和平台来发布固定的事项。“我们是作为一个户外新闻发布的平台来打造的,是对重大事件的社会预警。因此我们要定位在社会价值上,而不光是成为一个广告播放器。”
  观点各异的同时,市场的争夺并未停息。

  “目前,我们已经拿下了上海、北京、广州、深圳、南京等大城市。在这些城市,分众都有阻击过,但是效果不大。当时他们为了顺应千人成本的概念,布点比较少,而我们是强调一对一的互动式营销,是近距离,强制性的。”分众是朱俊岗经常拿来作比较的竞争对手,“上海是分众的大本营,所以播客只占了美容美发60%的市场,而分众占了30%的市场,但我们目前仍然占据着领先地位。”

提示:支持键盘“← →”键翻页
网友关注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