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
时装奢华明星婚嫁手袋鞋履
美容
化妆护肤美妆中心发型评测医学美容
美体
瘦身健康家居情感美食亲子
互动
论坛专题魔发镜试用达人魔妆镜

美博会上的性广告名目繁多

    对于美博会,某著名品牌的老总说:常常是隔两到三年参加一次,一是为了告诉同行,我们不仅活着,还活得好好的;二是撤换一批市场表现不合格的经销商,给代理队伍补充新血。 

    于是,美博会就成了行业走秀场,昙花一现的品牌如过眼云烟,让人笑谈;倘若能够连续风光几年的品牌必定能够让人津津乐道,迅速崛起。遭遇非典而一度搁浅的第19届美博会,比任何时候都更让人翘首以待。毕竟,对于刚刚进入美容行业打拼的小品牌来说,一年两次的美博会足以支撑起其企业一年的运作。

    笔者和几个策划朋友逛完场子,众皆感叹:“新牌子很多,就业前景广阔;不少老牌子不见踪影,突然感觉自己孤陋寡闻,知有汉而不知魏晋。”

    确实,美容行业的低门槛,促进了一部分小品牌的诞生,也造成美博会上,出现不少有趣的现象。

    化妆品的联合国 

    与笔者参加过的服装展、家具展相比,它们对“国际社会”的标榜与美博会的“联合国”相比,可谓小巫见大巫。
    因为日本有资生堂、花王的杰出表现,法国有欧莱雅、兰蔻、夏奈尔、迪奥、纪梵希等世界顶级品牌的坐镇,美国有雅诗兰黛、倩碧、露华浓、美宝莲等明星的在闪亮发光。因而在前两年的美博会上宣扬日本、法国、美国三国背景的化妆品尤为众多。

    一多就滥,背景的同质化,让炒作失去了应有的看头。于是在本届美博会上,化妆品品牌呈现向世界蔓延之势。由来自美洲的加拿大的“奕嘉、唯美度”,其中“唯美度”是因为姜昆的洋弟子大山的引见,才飘扬过海登陆中国。亚洲有韩国的“芭嫣”,日本的“正美堂、秀身堂”等数十个堂;澳洲有新西兰的“雅茜尔”,澳大利亚的“白大夫”;欧洲有希腊的“雅度”,英国的“柏莱尔”,法国的“安诗尔、AV、申美”,比利时的“纯姬”,意大利的“澳柏斯”,名目繁多,不一而足。

    美博会有如化妆品联合国的特征一览无余,无论是OEM还是自主生产的产品,通通贴上了“原装进口”的标签,每一款产品上都写满英文日文,洋味十足,让人纳闷的是找不到“卫妆准字”与“卫妆进字”的痕迹。面对笔者的质疑,各品牌的招商人员只能无力的再三强调“进口原料国内加工”,以掩饰宣传单上的“笔误”。

    无论是宣扬“某某日本皮肤研究院”还是“某某法国研发中心”,大小品牌都在试图从海外舶来一些时尚气息与国际色彩。有趣的是,对海外背景的选择并不“一视同仁”,凡是在世界上影响力小,经济不发达的如俄罗斯、南美诸国、东南亚小国和非洲穷国之类的国家,则鲜有公司去扯上关系攀门远亲。

    值得庆幸的是,偌大一个美博会,终于有一个湖北“永康”没有做假洋鬼子,用明式家具、中国红与龙的图腾营造出浓郁的中国特色,煞是惹人注目,才有幸让中国有幸在这个“化妆品联合国”里占据了一席之地。在几个围观的外国游客兴奋的眼神里,我更真切的明白了一个简单而深刻的句子“民族的,才是世界的”。

提示:支持键盘“← →”键翻页
网友关注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