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
时装奢华明星婚嫁手袋鞋履
美容
化妆护肤美妆中心发型评测医学美容
美体
瘦身健康家居情感美食亲子
互动
论坛专题魔发镜试用达人魔妆镜

分析美容业家族任人唯亲的方式

        尽管美容美发业似乎是一个建立于新颖和个性上的行业,尽管我们刚刚在亚马逊(Amazon)网站或自动睫毛膏上发现了魔力元素,但至少在一个方面,它是特别传统的:任人唯亲。从维达·沙宣(Vidal Sassoon)的儿子埃朗(Elan)到保罗·米切尔(Paul Mitchell)的儿子安格斯(Angus),从雅诗(Estée)的孙女艾琳·兰黛(Aerin Lauder)到西尔维(Sylvie)的女儿奥利维亚·香缇卡(Olivia Chantecaille),似乎一涉及卷发、化妆品和护肤品,这些名人的子女就总是占优势。

        尽管38岁的埃朗在好莱坞(Hollywood)做了10年与美发无关的工作——制片人,但今年秋季他开始重拾父业(沙宣帝国现在为宝洁(Procter & Gamble)所有)。他推出了豪华的美发沙龙Mizu,一共有两家,一家在曼哈顿东部,另一家在波士顿文华东方酒店 (Mandarin Oriental Hotel)。

        充满活力的白色布景,等待吹风机吹干头发时可以用苹果(iPods)和护目镜来浏览一些流行佳作——有了这些,Mizu将会比维达·沙宣沙龙连锁更加现代化。埃朗清楚地意识到他父亲的名字给Mizu带来的声望。他说:“它对我的帮助的确不少,但我还得找出最大化地利用我父亲名望的方法。把我的名字印在某些产品线上还不够。”同时,他正在波士顿开发一间价值2200万美元的头发护理“学院”。

        指甲护理公司奥利(Orly)创始人杰夫(Jeff)的儿媳妇希尔·平克(Shel Pink)是唯一一个加入公司的第二代家族成员。2005年,她开发出了主要为有机指甲油和皮肤护理产品的SpaRitual品牌。“我不是典型的奥利员工,”她承认道,“我不用担心工作保障问题。”

        奥利维亚·香缇卡从巴黎大学(Sorbonne)和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毕业后加入了她母亲西尔维的化妆品公司。她记录道:“(整个家族中)有若干人在公司工作,每个人的角色都不同。我与媒体之间联系较多,不过,我也在色彩趋势方面帮助妈妈。”

        迈克尔·吉尔曼(Michael Gilman)的父亲肯(Ken)是美国最大的美容美发产品销售商之一——Davidson Companies的创始人,因此,他是在头发和美容护理产品周围长大的。 “我的MBA是在饭桌上得到的,”他回忆道。吉尔曼之前在一系列的广告公司工作,于上世纪90年代末最终进入家族企业与他父亲共事,随后,这家公司被出售了。

        公司被卖出后,吉尔曼在他父亲的支持下建立了专为男性服务的理发店和spa连锁店——Grooming Lounge。如今,该公司在华盛顿、亚特兰大和弗吉尼亚都有沙龙,同时还有一条产品线。“对我来说,建立自己的品牌很重要,”他说,“但当涉及至关重要的金融问题,比如与银行打交道时,我父亲的价值是无法衡量的。”

        对莲娜·丽姿(Nina Ricci)的孙子罗马诺(Romano)也选择女士香水作为事业的重心,我们几乎不觉得吃惊:这位30岁的巴黎人在入行后10年于2005年成立了自己年轻的香水公司Juliette Has a Gun。他说:“我一直在家族企业外工作,并且努力隐藏自己的身份,至少我能够隐藏自己的姓。我不向我的家庭咨询意见。但他们现在都为我感到高兴。”

        其同行巴黎人玛丽·海琳·罗容( Marie-Helene Rogeon)绕了一大圈,最终又回到了家族企业Les Parfums de Rosine。罗容的早期职业生涯使她获得了纪梵希(Givenchy)和卡朗(Caron)这两个古老家族品牌市场营销方面的主要职位,后来她在上世纪90年代再次推出Rosine作为“老家族品牌的新版”。罗容是设计Emperor Napoleon III的香水制造商路易斯·帕纳菲厄(Louis Panafieu)的曾孙女。

        发型设计师安格斯·米切尔(Angus Mitchell)也是因为竞争在沙宣开始了自己的职业生涯。38岁的他正在贝弗利山开创自己的沙龙品牌,他的父亲——著名理发师保罗·米切尔于20年前死于癌症。继承其父亲公司一半资产的米切尔将他的Angus M 沙龙描述成“时尚、摄影和发型融合之地……这是我创造自己身份的方式”。

 

 

提示:支持键盘“← →”键翻页
网友关注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