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
时装奢华明星婚嫁手袋鞋履
美容
化妆护肤美妆中心发型评测医学美容
美体
瘦身健康家居情感美食亲子
互动
论坛专题魔发镜试用达人魔妆镜

苏诗琇:自然美第二代掌门

        本报记者 郝倩 发自上海

        2004年2月,苏诗琇完成博士学业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飞回上海,帮妈妈蔡燕萍料理自然美在中国大陆的业务,此举被外界认为是她开始接过自然美的“金手杖”。

        此时,她已经拥有了2个博士学位和3个硕士学位,除此之外还有6张管理与服装造型设计证书。如此显赫的背景,让别人一开始便对她执掌自然美的大陆业务充满好奇。

        “今年公司将有破纪录增长,这是我最大的成绩。”在3月底自然美年报发布的前夕,苏诗琇有些顽皮地告诉记者。此时距离她接管大陆业务两年时间,她认为这是一份不错的答卷。

        苏诗琇似乎不愿意被外界认为是因为她是蔡燕萍的女儿才取得这样的成就的,“就是现在我不在自然美,而是在其他公司做CEO,我照样可以做得很成功。”

        “接班出于对家庭的责任”

        苏诗琇令人炫目的学历背景足以令人好奇——她为什么要读那么多学位?苏诗琇对此轻轻一笑,认为这不过是发挥了念书兴趣的自然产物。

        16岁,苏诗琇离开中国台湾,并如愿在澳洲学习环境下读书。之前,她在家庭旅游中相中了澳洲。为了满足女儿的心愿,母亲蔡燕萍找了朋友,并送她干股在澳洲开美容店,以照顾女儿。

        此后,苏诗琇花了接近15年在海外读书,其中不乏家庭的因素:读商学院是因为考虑到了自然美今后发展的因素;而在哥伦比亚大学读国际比较教育的博士学位,也是因为母亲一直都期望投身教育事业。

        “读完硕士之后,我曾经在台湾工作1年,又在上海工作半年。博士毕业之后,我又迫不及待回来工作。”

        苏诗琇不停地用到“急迫”这个词。因为“母亲就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我们一家人就是相互依赖而活”,而她最心疼的就是母亲年纪越来越大,还要为公司的琐事所累。

        2年前,苏诗琇担起了自然美大陆业务的重任,并让母亲终于有机会做培训、研发这些自己爱做的事情。她的“接班”更多地出于对家庭的责任感。

        “现在,母亲负责中国大陆以外的业务,她是闲不下来的人,闲下来她会生病。”

        提到母亲,她总是充满甜蜜。

        但是,当她被不断问及她和母亲之间是否会有一些经营思路的不同时,苏诗琇立刻收起笑容,并明显加快了语速。

        “你究竟想知道什么?”她的表情隐露出不快。

        她很快让自己恢复了平静。

        “第一,我并没有接班,因为我只是中国区CEO,并不是董事局主席;第二,家族企业最关心的问题无非是孩子能否接班,以及父母可否放权。”

        “我妈妈也很相信我,她总是说:‘我太信任你了’。我们有很多私人的会谈,在很多事情上,她会给我意见。”苏诗琇说,“对我,她真正做到了充分的授权。”

        “每天睡醒起来都是一个业绩”

        “从2005年1月份到现在,自然美的股价上涨了60%。”这令苏诗琇很欣慰。她用一些“漂亮的数字”来说明自己的成绩:2004年4月正式入职,当年底利润比前一年提升29.4%,毛利润提升82%。

        苏诗琇说“每天睡醒起来都是一个业绩”。

        她用一份英文的PPT对本报记者详细解释这1年来她都做了哪些改革。她说她正在进行的是自然美国际集团的第六次改革。

        推行新的CI;内部管理架构的完善;提升单店销售业绩;增加产品销售通路,以及增加其他收入。这就是苏诗琇在1年内所做的事情。其中,她在半年的时间内完成了对全国1600家自然美店面中700家的重新改造。

        这些改造依然还在继续。为此,苏诗琇刚刚制订出新的加盟店模板。她自己设计了旗舰店的样板间,并照它样在上海静安区自然美大厦大堂里做了一间。

        深受西方管理思维的影响,她有一套切合自然美实际情况的标准化思路,并在自然美(中国)强力推行。

        例如,她用24种瓶子替代了之前自然美200多种产品包装。

        为了拓展渠道,她利用加盟来拓展市场。她推行的政策是,只有转型后的SPA馆才可以获得商场专柜的经销权。这是为了让“加盟”和“转型”互相促进。

        “这样既可以出售产品,又可以用商场的人气来带动SPA馆的生意。”苏诗琇说。

        她对《第一财经日报》说:从今年开始,自然美要对加盟商加收管理费,有关广告宣传、顾客资料等信息都将正式纳入自然美的管理范畴之内。

        在之前,她刚刚改掉了之前自然美的营运方式,完成收取“加盟金”的变革。以后自然美的加盟将朝着一个制度标准化的模式发展。

        “我有一些权力,还有一些经验,可以让这个公司更快地动起来。”苏诗琇说。作为中国大陆业务的掌门人,她与众不同的优势可以用她1年前对《第一财经日报》的话来解释:“我是蔡博士的女儿。”

        “我也想做快乐的股东”

        在办公室,苏诗琇饶有兴趣地在电脑上给记者播放一些自然美的广告短篇。她参与了这些广告的策划。

        但是,这个喜欢逛街,喜欢吃好吃的东西,平时喜好LV、Chanel的“公主”每天必须扎扎实实地考虑如何在节省成本的前提下,提升企业的业绩。

        “每个礼拜除了做脸,以及SPA之外,我平时的工作和美容基本没有太大的关系。”苏诗琇说。她需要经常性的和数字打交道。

        本月,她的行程表中基本都是到世界各国,代表公司的管理层应对一些基金以及投资者的刁钻提问。

        “一样的问题可能要重复300遍。这很讨厌。”苏诗琇微微皱皱鼻子,她戏言“每次都被炮轰”。她坦言CEO的工作很辛苦。

        苏诗琇说今后她可能会退出现在的位子。

        但是这两年她还必须要将自然美的改革推进。也许几年后自然美就进入了更加良性的轨道,自然美会寻觅到更加适合的职业经理人。

        她举例说欧莱雅。她说作为法国最有钱的家族之一,欧莱雅的家族企业已经到了第四代,现在家族持有49%的股权,而剩下的51%则由职业经理人、其他股东,以及投资者来持有。苏诗琇认为这就是一种健康的团队经营,有利于推动家族企业继续前行。

        “从自然美创办到现在已经有30多年,管理者不可能只是我和妈妈,也可能是其他的职业经理人。”她说这是她和妈妈早就预见到的。

        “我的职位准确地说是自然美集团的执行董事,同时是大陆地区的CEO。”她说。除此之外,她还有一个经常被忽略的身份,就是从自然美上市开始,她就已经成为自然美的股东。她说如果她能找到一个更好的管理者,她会抽出时间去做更多自己有兴趣的事情。

        “我也想做一个快乐的股东。”苏诗琇说。


提示:支持键盘“← →”键翻页
网友关注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