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
时装奢华明星婚嫁手袋鞋履
美容
化妆护肤美妆中心发型评测医学美容
美体
瘦身健康家居情感美食亲子
互动
论坛专题魔发镜试用达人魔妆镜

连锁加盟掌舵人:张琬卉

         

         1988年,对于22岁的张琬卉来说,正是花儿一样的年龄,却只能眼巴巴看着月薪25元的工作也丢了。

          困顿的生活,逼着她不得不想办法。从美发学校的学员到美发学校的教师,从开店到办学校,从代理美容产品到130多家连锁加盟美容店的掌舵人,张琬卉一路上收获的除了财富,还有无数爱美女士的期待。

          学手艺

          同学休息,她上街练手

          1988年,拿着每月25元的工资在漯河一个剧团工作的张琬卉被派遣到派出所帮忙。“25元钱,在剧团,我觉得挺快乐,在派出所却觉得挺忙挺累,我不喜欢那工作。”张琬卉回忆说。

          然而,就是这每月25元的工作,也没能保住。同年下岗的还有她的两个姐姐。妹妹待业,弟弟辍学,一家人全靠父母微薄的收入度日。

          这时候,张琬卉想起了同事们曾经说过的那句话:“听说街上开理发店的很挣钱啊,一个月收入两三千元钱!”

          于是,张琬卉筹借了300元钱,要到郑州学美容美发。张琬卉说:“那时候唱戏的、剃头的,不被人尊重,刚从剧团出来,又要学美容美发,家人不愿意,但是我喜欢,在剧团时我就知道自己对美容美发很有灵性。”

          260元交了学费,就剩下40元的生活费,张琬卉只能买馒头吃酱豆了。就这,没多久钱就花光了。张琬卉只好回老家拿生活费。然而,“家里蒸的馒头、50元钱和我的火车票,在车站不小心被人偷走了。”张琬卉回忆说。

          不好意思跟家人讲,逃火车票!但是在郑州火车站下车时,还是被查出来了。此时的张琬卉既害怕又委屈,她对火车站的工作人员说:“我会理发,我免费给你们理发……”

          后来,她经常到火车站“练手艺”。张琬卉说:“美容美发要的就是手上的技术,必须多练,熟能生巧。下课之后,其他同学都休息了,我就带上工具到街上找人免费理发。”

          张琬卉嘴甜,街上的“大哥”、“阿姨”都成了她免费服务的对象。

          抬起右手,几个手指在空中飞一般的舞动着,

          张琬卉说:“没多久,我的技术就非常熟练了,当时学校有6位水平非常高的老师,都愿意把绝活传给我,他们说我理发的手指就像弹琴。”

          两个月不到,张琬卉就由学生升格为老师了。

          办学校

          首期招生收入8000元

          教学的同时,张琬卉接连开了两家理发店。“一家在郑大校园,一家在康复前街,那时候给学生理发,我只收5毛钱,还上报纸呢,只可惜没有保留一份。”至今,张琬卉还陶醉在当年创业时的喜悦当中。

          其实,上报纸的不仅仅是张琬卉,还有她的妹妹和弟弟。张琬卉说:“家里生活困难,妈也病了,很需要钱,我对妹妹、弟弟要求都很严,生活也很艰苦。”一次,妹妹不认真学习,她一把梳子扔出去,妹妹的眼角被砸出了血,张琬卉心疼得直掉泪。”

          这时候,张琬卉认识了张小九,也就是现在小九美容美发学校的“掌门人”。一天,“小九骑了辆摩托车,请我给她学校的学生讲课。”谁知道这位河南美发行业的知名人物,车技不怎么好,两个人被摔得满身是泥。

          张琬卉在这所学校里教了一个月课便辞职了。随后,张琬卉转掉两个理发店,同时辞去了另一学校的工作,回到漯河。在当地火车站的百汇市场租了两间门面房。为了节省开支,她既当泥水匠,又当漆工,“凳子都是没人要的旧凳子,我就捡回去刷上漆,水管、电线全是我自己弄的,也不知道害怕。”张琬卉花了几百元钱就把学校开了起来。

          那时候广播电台的广告费很低,“我就拿出300元钱打广告,谁知爸爸听说之后,拿起扫把就想打我。”张琬卉说,“300元钱是我上班时一年的工资,也难怪他老人家不理解。”

          除了广播电台的广告,张琬卉把手写的广告单贴到了漯河的大街小巷。“第一期学员招了45人,每人180元钱的学费,一下子收了8000多元,接下来每月都有五六十人报名。”张琬卉说:“当时还不知道往银行里存钱,家里塞得到处都是钱。”

          做代理

          经验不足损失10多万元

          钱,从1989年赚到1991年,张琬卉说她也不知道赚了多少,“反正家里盖房子、买家电、妈治病,都是我出的钱。”

          然而,生意红火的时候,张琬卉要嫁人了。她说:“他家是郑州的,我也没办法再待在漯河了,两个学校我留给自己一半股份,带了十几万元,嫁到了郑州。”

          1994年,张琬卉在郑州开了一家美容店。然而,这个美容店却让她赔得很惨。

          在各种压力下,张琬卉把把美容店转让给了别人,“赔了6万元钱,也赔了一个家。”不久,张琬卉也离婚了。她再次回到漯河,做了一品牌美容产品的地级代理。

          钱,还在继续赔。张琬卉说:“那时候不懂营销,也没有找业务员,市场一直打不开,赔了十几万元。”

          也正是在最困难的时候,有两个人帮了张琬卉的大忙。生意上的一位朋友对张琬卉说:“如果你现在撤,也许很难再翻盘了,如果能再坚持一下,或许还有机会。”

          “我这人心里实在,人家说啥都信,哪怕是一根救命稻草,都想抓住。”张琬卉回忆着那段失败的经历,话落之后,轻轻地点了几次头,也许她是想表达一种庆幸,也许是对自己当年坚持的一种肯定。

          为了把损失降到最低,张琬卉找来了“林子”,也就是张琬卉现在的英娜化妆品有限公司的总经理。经过两个人的努力,不但挽回了部分损失,而且还做起了更大的生意。

          找出路

          开美容店搞加盟

          为了自救,两个人想起了“自产自销”。张琬卉说:“化妆品一旦过期,就成废品了,不能光指望别人,我们就开了自己的美容院。”

          也是从那时候开始,张琬卉开始不断学习、不断摸索、不断改进。张琬卉说:“一开始我们就只知道把美容院弄得干净整洁,所有的床单、毛巾全都一人一换,客人走的时候,我们就当着客人的面把东西全部换掉。”

          “那时候我就开始注意跟踪服务,客人走后第二天,我们就打电话回访,问问是不是满意,叮嘱他们如何使用化妆品,过几天再打过去,邀请他们再回来做美容。”

          在美容行业多年的摸爬滚打,使张琬卉意识到,光靠化妆品不足以调理人的皮肤,皮肤不好更大程度上是经络不通、内分泌失调等原因造成的。张琬卉就从南京引进了一种中医通络美容手法,加上进货,花费8万元。

          回头客逐渐增多,张琬卉的生意也逐渐兴隆。

          2001年,张琬卉把生意做到了郑州,开起了公司,办起了更大的美容学校。如今,张琬卉的连锁加盟店已经发展到130多家。

          问起张琬卉的家当,她笑而不答。有一组数据也许能从侧面了解一下她这些年来创造的财富:每个加盟店的加盟费5000元,首次进货两万元左右,这些加盟店用的产品大部分都是张琬卉英娜公司的自有品牌,平均每月出货30万元左右,这还是不太理想的销售情况,每年,她要为总部的职工发放100多万元的工资。

          谈心得

          跟顾客沟通很重要

          多年来,张琬卉遇到过无数令她感动的顾客。“有些顾客一个人能带来五六十个新客人,有些顾客还把员工对公司的不满反映给我,甚至帮助公司劝导想跳槽的美容师。”

          之所以有这样铁杆的顾客,张琬卉说:“技术要好,产品要真,另外还要有跟顾客进行心理沟通的技能,让她们整个身心得到放松。”张琬卉顿了顿说:“女人,最懂得感恩。”

          除了对顾客负责,还要对学员和职工负责。有一次,一位家长带着孩子报名,说:“人家收几百元钱,你怎么能收1680元?”张琬卉说:“因为我能让她们挣到更多的1680元!”

          “说大话吧,做到了我请你客,做不到我封了你的学校!”

          “做到了是我的责任,因为我收了你的钱,做不到不用你封门,我早就干不下去了。”张琬卉说:“来学习的都是小姑娘,如果不能教会她们一手绝活,我就会觉得误了她们的青春,我还知道,她们都是顶着压力过来学的,直到现在,一些人一听美容院,还认为是不正当行业。”

          因有人对美容行业有误解,使得部分投资者在投资之前要反复权衡,所以张琬卉在发展加盟店的时候,才觉得“发展得越多,反而觉得自己的辈分越低,加盟商就像大爷,我们却成了孙子。”

          不过,经过近段时间的学习,张琬卉发现“特许经营的双方原来是契约关系,应该是谁有更好的资源,谁掌握主动,今后谁要加盟,我就要求加盟商必须在美容院里学习两个月。”

          “干这一行,老板必须亲力亲为,谁都想抱个不哭的孩儿,都想投了钱就坐收渔利,那现实吗?”

提示:支持键盘“← →”键翻页
网友关注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