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
时装奢华明星婚嫁手袋鞋履
美容
化妆护肤美妆中心发型评测医学美容
美体
瘦身健康家居情感美食亲子
互动
论坛专题魔发镜试用达人魔妆镜

兰珍珍在欧莱雅的美丽人生

        
人物简介

          兰珍珍:1993年进入欧莱雅,1996年至今任欧莱雅(中国)有限公司副总裁,主管对外交流和公共关系。1984年毕业于四川外国语大学。曾在大亚湾核电站、toyota新加利多尼亚分公司任职。精通法语、英语和日语。

        初识兰珍珍,是因为读她的自传《水天皆有情》,欣赏她隽秀的文笔和坦诚的心态。这个在欧莱雅工作了15年,目前已身为欧莱雅(中国)有限公司副总裁的川妹子,对人谦和亲切,一见面就主动与我们攀谈起来。在其雅致的红白色相间的办公室里,兰珍珍开始讲述她15年的美丽历程。

        完美历练

        《华夏时报》:十几年前,您是在国外工作生活的,怎么会在香港与欧莱雅结缘?

        兰珍珍:其实我在欧莱雅的这15年是随着中国整个社会的变迁而走过来的。15年前许多中国年轻人处在出国热的浪潮中,我当时也是在国外工作,但经过一段时间后还是希望能回亚洲工作,因为外国毕竟不是我土生土长的地方。如果只是做一次漂流性的异国生活体验,那可能会很浪漫很有诗意,但要在国外长时期地发展,我找不到那种根基感。

        十多年前我自己有一个判断,感觉中国今后的发展一定是惊人的,所以我希望把事业的重心放在中国,而当时欧莱雅正要开拓亚洲和中国市场。其实在最终决定录用我的公司之中,欧莱雅给我开出的条件并不是最好的,但当时我却很自然地就选择了欧莱雅,因为我在法国公司工作过,对法国社会比较熟悉,我愿意在一个熟悉的文化氛围中工作。

        《华夏时报》:进入欧莱雅后是不是经历了一个艰难的适应和学习过程?

        兰珍珍:我之前对化妆品行业不了解,也不具备很多的专业市场知识,而且当时我是欧莱雅在亚洲为开发中国大陆市场而招的第一个当地人,真的是压力很大。我是边工作边学习,公司在市场、销售、行政等各个方面都安排了专业的培训,提供实践的机会,同时会观察和参考本人的兴趣和专长,来帮助你找到最合适的岗位。

        《华夏时报》:市场的开拓期往往会很辛苦,工作也会很琐碎吧?

        兰珍珍:仅仅是商场和柜台的选择就让我们绞尽了脑汁。对柜台形象的打造,我们既要符合欧莱雅品牌的国际化形象,又要让中国消费者在心理上能接受,太光鲜亮丽的柜台会把刚刚有了消费欲望的中国人吓跑的,这个尺度的把握还是很难的。而且当时我们进入的一些国有商场的光线都很暗,商场各方面的保障不像现在这么专业和现代化,连柜台也不敢开放。那个时候我也会站柜台,一站就是七八个小时,观察消费者,向他们介绍产品,同时也观察我们自己的销售人员,还有竞争对手的表现,所有的都要记录下来,作为一线的市场调查。正因为有过最一线的经历吧,直到今天我都非常能理解销售小姐工作的辛苦。每销售一个产品都证明着她们的价值和能力,我总是带着一种很敬佩的眼光看待她们。

        《华夏时报》:现在回过头来看这段艰苦的拓荒期,有什么样的感触?

        兰珍珍:创业阶段必须从最小最细的事情做起,我那个时候连柜台上的灰尘都要去留意,这些细小的事情对将来的平台搭建有很大作用。现在很多年轻人都羡慕来欧莱雅工作的人,这正是源于当初一丝不苟地把平台的基础打好了,让公司的品牌形象在本土牢固地树立起来,这种附加价值与我们的努力是成正比的。

        《华夏时报》:后来为什么会选择在欧莱雅做公关?

        兰珍珍:在欧莱雅工作了5年后,我已经把营销、培训、行政做了一圈后,根据个人的分析和自己的意愿,我选择了现在的公关行业。在一些重大商业行为中,外企的沟通方式、企业风格等方面还有许多工作要去做。我对中国国情了如指掌,应该能在重要的交流沟通上发挥特长,能让欧莱雅在中国树立一个良好的公司形象。

        《华夏时报》:在欧莱雅您逐步成长为一个管理者,这种转变过程是怎样的?

        兰珍珍:随着年龄和经历的变化,我想这种转变是很自然的。当然,完美的转变是不容易的,就像一个女孩子做了妻子、母亲后要经历一个心理过程,要去领悟更多的人生。其实工作中有些事情我自己做会很快,但管理者不能事事都亲历亲为。就像我看我儿子学穿鞋一样,真是替他着急啊,其实我只要一弯腰就可以替他完成,但这也就剥夺了他学习这项本领的权利。管理者就是要有好的方式方法、足够的耐心和激励能力。
 
美丽生活

        《华夏时报》:法国文化和中国文化对您有什么不同的影响?

        兰珍珍:其实这两种文化相近的地方不少,比如它们源远流长的历史,对文化艺术的极度欣赏和推崇。当然也有不同,比如中国文化的温文尔雅和法国文化的奔腾豪放,中国文化简约朴素,法国文化豪华壮观。这两种文化在我身上有一个互补和交融吧。

        《华夏时报》:茶文化是中国文化的重要一部分,听说您很爱品茶?

        兰珍珍:我家里人都是喝茶的,所以喝茶对于我来说就像中国人是黄皮肤一样,觉得理所当然。父母比较偏爱茉莉花茶,我喜欢的茶就很多了,龙井、毛峰、普洱、铁观音等等。我不会盲目地喜欢一件事物,因为茶是一种有益的天然饮品,而且有那么多关于茶的传说,让人身心都愉悦。我也尝试过做得很精细的外国茶,但最终还是最爱中国茶,因为享受那种品茶的感觉和意境。有时候出差很辛苦,我会随身带着小袋茶叶,只要在飞机上品上一杯香茶,就觉得很温馨很知足了。

        《华夏时报》:您喜爱音乐吗?喜欢什么类型的?

        兰珍珍:我就爱听古典音乐和爵士乐。古典音乐是很神圣的,听的时候一定要沉静下来,带着虔诚的心去听。从古典音乐中能够体会到音乐的最高境界和魔力,心灵达到一种升华。爵士乐主要是受巴西音乐和非洲音乐的影响,能够对人们的生活和灵感产生深刻的影响,有一种创意性和超越性。

        《华夏时报》:如何去平衡家庭和工作?

        兰珍珍:没有特殊情况我都会按时下班。晚上的应酬也通通改到八点半、九点以后,因为我要回去给孩子们讲故事,哄他们睡着以后再出来应酬。既然选择了做母亲,就要承担起责任。

        《华夏时报》:工作中您会接触到各领域的许多优秀女性,这也是一个互相影响和学习的过程吧?

        兰珍珍:人与人有缘相识,应该在对方身上挖掘到自己可以学习的东西,还有就是我能给予对方什么。千万不要带着一种防御心去对待他人,这样世界就不美了。从最基层的员工到最高端的客户,我都可以从他们身上学到很多有益的东西,感受到他们美丽的心灵。比如巩俐,她是我的工作伙伴,也是好朋友,在和她的交往中我就更加坚信成功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得到的。

        《华夏时报》:女人会经历不同的年龄阶段,美丽的内涵也会不断地变化吧?

        兰珍珍:阶段性的美丽很重要。20岁去模仿40岁女人的成熟不可能,40岁也不可能去模仿20岁的天真浪漫。这与你的内在经历、发展阶段和角色都是相关的。重要的是无论什么年龄,都要去挖掘她们最积极、最阳光的一面,挖掘属于特定年龄特定角色的美。20岁可能经验缺乏,但我们要看重她的激情四射、想象充沛。40岁可能青春不再,但要看重她的成熟稳重、内心丰富。

        现代社会推崇的是多元化的美。不同年龄、不同文化背景熏陶出来的人都有属于他(她)自己的美。比如生长在北方的人可能很难想像,南方街边穿小褂摇着蒲扇、肌肤黝黑的卖槟榔女孩,也会让不知多少男孩子为她着迷发疯,这就是特定地域、特定生活圈子中铸造出的美,那是许多没有体会到这种生活风情的人所想像不到的。所以,要尽量放开眼界,去欣赏和关注这个世界不同的美丽。

        
 

提示:支持键盘“← →”键翻页
网友关注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