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
时装奢华明星婚嫁手袋鞋履
美容
化妆护肤美妆中心发型评测医学美容
美体
瘦身健康家居情感美食亲子
互动
论坛专题魔发镜试用达人魔妆镜

贾亚光谈从中药里挖掘商机

          早在3年前,美国著名经济学家保罗·皮尔泽即在其著作中,把健康产业称为继it产业之后的全球“财富第五波”。贾亚光先生就中国健康产业的市场前景与发展路径与广大网友进行了在线交流。以下为此次访谈文字实录。

 贾亚光谈从中药里挖掘商机

图:8月13日上午,中国保健协会副秘书长贾亚光做客腾讯财经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这里是腾讯财经嘉宾访谈室,今天我们有幸请到中国保健协会副秘书长贾亚光先生,跟大家聊聊被称为“朝阳产业”的中国健康产业现状和前景,希望各位网友积极提问,现在请贾秘书长跟大家打个招呼。

          美国次级贷危机让各国央行巨资倾注“救市”,也把伯南克推到了风暴最前沿……

          贾亚光:各位网友好。

          主持人:首先我们请贾秘书长介绍一下中国保健协会的功能定位、工作范围及基本情况。

          贾亚光:中国保健协会的前身叫中国保健科技协会,2003年10月31号,经过国务院吴仪和回良玉两位副总理签字改名叫中国保健协会,变成行业协会了,原来是个学术团体,主要搞研究开发等等。因为这个工作做着做着就有点像行业协会了,所以就变成行业协会了。它不同于保健食品协会,因为保健协会的面更宽。保健协会实际就是一个健康协会,包括日用品,化妆品和食品,还有一方面我们经常说的心理健康这块,我们这个协会有70%的企业介入。协会领导基本上有50%都是各个企业的领导,比如我们行业里的一些龙头企业的领导,兼任协会副理事长、常务理事等等。

          主持人:咱们这个协会能给企业提供一些什么帮助呢,或者在行业里面怎样去协调行业的发展呢?

          贾亚光:我们叫“三服务”:服务政府,服务企业,服务消费者。政府制定政策的时候怎么偏重行业的发展,对我们企业有什么束缚,不利于行业的发展。这样企业的声音我们传达给政府,政府有一些政策要调控呢,我们中间商量我国,我们做这个事是为了满足消费者的利益,和保护消费者的权益。所以既服务政府,业服务企业,业服务消费者,这是我们工作宗旨。

          产业大有希望 但“李鬼”太多

          主持人:你觉得中国保健产业政策还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吗?

          贾亚光:中国不同于国外,中国呢是政府权力非常大,ngo的声音非常有限,我们只能去向政府部门呼吁,要改善什么,怎么做,包括这几次法规的变动都征求了我们的意见,我们的意见也是从企业那儿征求来的意见。作为企业论乱,应该怎么治理,国外的行业协会权利非常大,他可以,我们做不了,只能爱执法机关来。现在我们是多头执法,这儿也管,那儿也管,我们管不了,我们只能呼吁,起这个作用。

          主持人:根据您的了解,现在中国保健品行业一年总体收入能到多少?国内主流的保健品企业盈利情况怎么样,他们都有些什么样的想法,准备怎么去做,平时有没有跟您交流过?

          贾亚光:我经常出差啊,经常跟企业接触,挣钱的企业不愿意说挣钱了,他倒不是怕税收,因为税收对小企业有限制,对大企业没限制,他有钱了不在乎这点税,小企业呢纳完税就没法发展了。为什么一些大企业不说他的销售额,原因就是怕同行,我们这个行业共生意识非常差,就互相闹,结果把这个社会弄乱了。媒体再这个也说,那个也说,所以看保健品市场乱哄哄的,一件事就全国报得乱七八糟的。其实我认为这个行业倒没什么,挺干净的,但是李鬼太多了,李逵少。说销售额多少,我们说300亿,500亿,其实1000亿都打不住,我们看看旁边的人谁不在吃保健品,谁在吃真保健品呢,保健品哪儿都有,要不然就是传销,要不然是电视购物,或者一些小企业做会议营销,其实都是那号东西,而且卖得非常好。

          我举例说,有批号这些企业就好像是有身份证一样,他不敢违规,违规了警察上家里找了。那些没有身份证的呢,他也不报暂住证,你抓都抓不到他,你也不知道他住在地下通道还是住在候车室,这些企业把市场搅得非常非常乱,政府查的时候,都说保健品怎么怎么样,但是他没有号。最近有一个新气象,我觉得是新气象。前几天中央台报国家工商局点名的就是食品违规广告,他没有说保健食品,或者假的保健食品,他本来就不是保健食品,你说他保健食品干吗,这些屎盆子都扣在保健品的头上。其实呢,好多人说我还不如不拿号呢,就像拿了直销牌照反而不知道怎么做了。

          主持人:保健食品是介于药品和一般食品之间的东西,现在国家注册的保健品企业和拿到批号的保健食品种类大概有多少?

          贾亚光:已经批了1万多种了,可是活着的没有多少。我们原来了解2005年查过一次,当时是7000多个产品,活着的1200多个,包括在县里卖的,因为地域很小,就在县里卖。还有一些大的,在超市里看到的,有70多种。什么今日啊,太太口服液啊等等,就是这点东西。其它的都是地方上卖的,在省里卖,县里卖。

          主持人:专门做保健品的企业有多少家?

          贾亚光:现在很难统计了,因为药品降价,赚不到钱了,很多企业都转行到保健品了。

          主持人:前不久,美国经济学家保罗·皮尔泽的著作《财富第五波》,在中国第3次重印。他把健康产业称作是继it产业之后的全球财富第五波,因为it行业不是称作财富第四波嘛,他预测美国健康产业未来几年每年的产值要超过一万亿美元。对皮尔泽的这一观点,您怎么看?

          贾亚光:我认为这个说得非常好,有一阵说21世纪是信息产业和健康产业,这两大产业在前头。现在我们看信息产业和健康产业比,还是健康。我为什么这么说呢,健康肯定排前头,谁不怕死啊,如果穷的人不怕死,他恨不得赶紧死了,别拖家带口的。我们这些人,活到八九十岁还想活!为什么呢,活得很滋润!很自在,以前是活得不滋润,不自在他不想活。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对健康长寿越来越重视。什么叫健康?活得长,死得快,活得岁数很长,死得快,三天两天死了,或者睡睡觉死了。怎么才能实现这个,健康第五波就把所有的健康服务,对健康的关注作为一个产业去发展,那肯定他是兆亿,那也没问题。

          主持人:不过,在我们中国向来有“重医轻防”的倾向,而且现在经济整体的水平还没有达到普遍吃保健品的程度,中国能不能复制美国保健品市场的繁荣?

          贾亚光:其实中国历史上是最讲防病的,几千年来,只要有中医典籍,里头就有对保健食品的初始概念,或者养生的方法。中医讲调理,万物平衡,驱邪,外面的病邪进来了我驱除出去,他讲调理。西方是讲治病,因为这样,所以那样了,头疼治头,脚疼医脚。这个调理呢,是我们中国最先进的保健思维。现在为什么预防思维这么差呢,不能怪中国老百姓,中国人有药食同源,老百姓把食也叫药,药也叫食,一拿保健品他就说这个治什么,这个话让人理解就是要治病,这个不是真的治病。我们中医保健品其实占大部分,什么免疫调节、促进睡眠啊等等,都塞一个口袋里了,老百姓没法识别,消费者也不知道怎么选,这也不能怪他们没有办法,是我们没有传达。

          这就是政策一直不变的原因,刚才你提到了,药监局管注册了,但注册办法改了多少?没怎么变。1996年6月31号开始实施保健品管理办法,到现在11年了,这个政策跟市场,跟行业的发展是脱节的。美国是真惩治,你说能治癌症,这个人没吃好,你就赔。中国呢,敢说,很多企业弄个免疫调节就说可以治癌症,吃完了死了,老百姓是死马当活马医啊,吃好就好,吃死了也不找你。我们中国呢,说笑话,说罚钱了,罚五万,企业说我给你十万,那五万算赞助了,这就是拿政府开玩笑,拿法规开玩笑,这个使我们行业的发展限制度很大。我觉得他要发展,有些领域该放开就放开,政府应该在立法上多下工夫,而不是在限制上多下工夫。

          可选入保健品使用的品种太少

          主持人:您觉得哪些地方要放开呢?

          贾亚光:比如具体吃什么,我们现在一万两千多种种草药材,能够用到保健食品里的有210种,84个是药食同源,何止这些呢。当时卫生部委托中国中医科学院药管所筛选可以用于保健品的中草药,筛选了一批,后面再也没有筛选,为什么不筛选呢,我也不知道。

          主持人:其它的药材没列进去,是害怕有安全问题吗?

          贾亚光:这次说王老吉的夏谷草,这个是中药,你就违规,这个企业没法办啊。

          主持人:就是品种少了点,企业运作的时候受限制。

          贾亚光:政府说我顾不过来,那你可以委托社团啊,社团是为这个企业发展的,他会很负责的,这个行业协会是为了这个行业的发展他也会负责的,他要保护消费者的利益,才能挣钱啊,我们肯定按良心去做这个事,然后是按行业的发展做事的。

提示:支持键盘“← →”键翻页
网友关注热点